Eystel

【信白/龙狐】 白龙的决意

白龙视角
涉及角色死亡

这篇文想了很久了,送给最爱的信白。

文章概要:青丘覆灭,狐狸带着族人的灵魂漂泊一世,白龙想了无数种办法,只想救他的狐狸,却一直以失败告终。最后一次,他能成功吗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我在回溯的时间中穿行,在无垠的轮回中试图找回我们遗失的未来。


锦瑟鎏笙,觥筹交错。

无论何时,这天界都是一副奢华极尽的样子。宫女端着鲜果美酒穿梭在众神之间,众神举杯宴饮,相互攀谈,倒也平静至极。
不会有太多波动,更不会施舍半分于世间。
美人伴着音乐缓缓起舞,细纱拂动,琴笙相和。

无非风月。

再美的人,再上好的菜肴,也视之无趣,食之寡淡。
比不上那人半分。

我闭上眼,想去描摹记忆里那个人的身影。
上一秒还勾着我的肩膀,媚眼如丝,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的人儿,下一秒就化作泡影,消失在彼端了。
狐狸向来爱和我玩失踪的把戏,一开始我会焦急的四处寻找,唤他名字,待他享受够了这捉弄我的乐趣后,就忽然跑出来,从背后抱住我,温软的双唇贴在我的耳侧,说些诱人的话语。
后来也就随着他做这些把戏了,倒是享受起他这个磨人的性子来。假装不知所措的寻找,待他悄悄靠近时,托着他腋下,一把将他抱起,轻笑着瞧着他一瞬间的慌张,微翘的眼角难掩兴奋,轻柔的衣襟在风中飞舞。
“白龙,我们去树下共饮一杯如何?”
“白龙,青丘的桃花又开了,你不想随我回去看看吗?”
“白龙,我心悦你。”
“白龙......”
但这一次,他却没再出现。

我身为龙族将领,难得片刻空闲,本以为要和所爱之人相隔两地,狐狸总是耐不住性子,偷偷来找我。
如今,耐不住寂寞的人,倒是我了。
没有他的地方,空留他的白龙一人,望尽天涯,无处皈依。
漫天的桃花飘落,将这天空染的嫣红,落在眼中,模糊了视线。

转过神来,还是那副无趣的场景。
再饮一杯酒,烈酒流入愁肠,麻木无味。
以至宴末,不如就此离去,当我醉了罢,也落不得别人口舌。

“龙兄。”刚欲起身,便听到了一个声音,温润、清冷,若山间清泉。这样的声音只会属于一个人。我转过身,不出意料看到一袭白衣,翩翩而立。
“凤白。许久不见了。”是我儿时挚友,如今凤族少主。
“你近些日子很忙啊。”
“是,我有要事在忙。”我确实在忙,我忙着,找一个人。
“龙兄。我知道你在做什么。我无法帮你,但亦不会阻你。”他似乎斟酌了一下,接着缓缓开口,“只是,这青丘一族的命运已经注定了。你真的觉得,你能够逆天改命吗?”想必是他已经知晓我所忙之事了。他向来聪慧灵敏,怎会不知,怕是早就替我隐瞒了下来吧。
“凤族掌管轮回之道这么久,我从没见过......”
“我有绝对不能丢掉的东西在那里,我必须要把他找回来。”我打断了他,并非我固执无知,只是此事,我无怨无悔,哪怕有一点希望,我也甘之如饴。
他知我决心,没再劝阻些什么。我便准备离去。“既你已知晓,还请帮我隐瞒几日。信必重谢。他日再叙。”
他微微点头示意。我放下心,临走前,听到他在我背后低语:“你的身影,越来越黯淡了。”
我无暇再停下来思索他话语中的含义了。黯淡......心神难安,灵力耗尽,我却哪有闲暇顾得自己安危呢?


—-

青丘灭族那日,我正镇守在龙域的边界。
听到到这个消息,我眼前几乎一黑,我立刻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,疯了一样的赶去青丘。

哪怕是最后一面,请让我再见我的狐狸一面。

待我赶到,曾经四季如春,恍若仙境的青丘,早已生灵俱灭,满目疮痍。
四下都是烧焦的枯枝,树木倾倒,流水截断,花叶皆化作尘埃,零落在风中。宫殿更是不复存在,破碎的瓦砾遍地,山谷间只剩下枯涩的气息。
这样的场景令我窒息,就好像,从未有过生灵降临在这里一般。
花树下的相遇,执手时的相视一笑,温酒对饮……我不禁觉得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幻梦一场。
去年春日埋在桃花树下的佳酿,还有谁人能去撕开尘封的封条,而那棵青丘开的最美最旺盛的桃树呢,现在又在哪里。
我怒啸一声,化作白龙,冲破云霄一遍遍的喊着狐狸的名字,祈求他平安无事,祈求他出现在我面前。
却只有声音在这片死寂的天空下回响,受惊的鹤群纷纷退避。
我唤了他三天三夜,顾不上龙吟会不会惹怒么山灵海怪,只想他平安无事的站在我面前。
直到我在烧焦的草丛中找到了一块熟悉的玉佩。清冷的玉面上刻着一个“白”字。

“白龙!”
“嗯?”
“这个给你。”
“玉佩?”一块温润的玉石摆在我的掌心。中央刻着一个“信”字,一只正在酣睡的小狐惟妙惟肖的倚在字旁。
“嗯,你要带好才行,可别弄丢了。”
“哦?刻了我的名字呢,那你是不是也有一块?”不等他反应,我便一只手搂住他的细腰,另一只手在他的衣摆中翻找起来。他也不反抗,反而搂住我的脖子,悠悠的笑了起来。
“闲来无事时刻的而已。”
我执起他的手,放在唇边,细细摩挲他掌心的茧:
“既然是狐狸亲手为我刻的,我一定会一直带在身上。”

“白”字的旁边刻着一条精致的小龙,紧紧的蜷缩围绕在苍劲的笔画旁。正是狐狸的玉佩,我腰间所挂玉佩的另一对。
玉佩上绳线的切口平整,利器所致。
代表诀别。
物还是此物,人却同泡沫一般,从我眼前消失了,任凭我如何寻找,都没再出现过一次。

青丘被龙族尽数灭亡,此事我之前怎会不知?想必是父王知我与狐狸的情谊,刻意隐瞒于我,不想让我牵扯其中。
从边关赶回王都,我因此质问父王。
得到的无非是他冷静地的回应,“龙族与青丘狐族所属阵营已经不同,如何还能像从前那般比邻而居,世代为友。你身为皇子,儿女情长乃是大忌,你应该明白。”
明白,我如何不明白?
那日,我狠狠的握着龙吟枪,几乎要将它折为两半。我在宫院中桃林舞了整晚,脚步因为愤怒而沉重,树枝上的花瓣被枪尖的戾气卷的零落。曾经的青丘也有漫天花雨, 如今此景落在我眼里只余恨意。父皇并未相干,母妃在远处望着我久久难言。
自我成年便在军营中历练,习得一身武艺,排兵布阵,领兵征战,向来得胜而归。从未如此无力与挫败过如今的自己。
我想过名正言顺,想过那一刻,我们能天长地久,不去顾虑旁人目光。
却是终结于此。
我怎么,能相信。

我曾听说,凤族有一种密术,可以冲破轮回的枷锁,回到过去。
我研尽了父王收集的古籍,在寥寥无几的密书中找到了借助凤族力量完成法术的方法。需要借助凤族的本源,并以施术者致纯的精魄为媒介。
我曾经帮助凤白渡过一场天劫,他因此送给我一根凤凰的翎羽,那是每一只凤在渡劫时尾翼掉下的羽毛,在渡劫成凤后,这片羽也会同本体将被赋予天地的庇护。
凤族的本源,纯阳的力量,龙族相传的古老神器,我甚至有一处秘密的剑冢,一切仿佛是命运的指引。我不缺少时间,不缺少耐性,却正是这一刻的抉择,促成了这个契机。
无论多少次。
让我把狐狸带回来。


我决心要带他远离纷争。带他离开,到他想去的任何地方。
他听到我这样的决定,竟像个孩子一般,满心欢喜的打点起了行李。我就站在他身边默默的等着他。
但是,他未曾想到......路上,他胸前的魂珠忽然猛烈的闪烁,紧接着,慢慢黯淡。
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他抓着我的手,慌张的甚至站不稳脚步,口中不停的念着“青丘有难,青丘有难”,嘴唇甚至被他咬出了血痕。那双手的冰凉刹那传入我的心里。
那一战,纵使为他与族人刀剑相向,但万战龙吟,也护不了他周全,却使让他沐尽鲜血,看尽死难。他愈想救得一人生命,就愈是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剑刃之下,只战到无路可退,无计可施。
直到,染血的青莲剑失了魂般倾倒在地面上。像是在嗤笑我的天真。
我确是输的透顶。

狐是念家的动物,这种特质在他身上,更是血脉相随。无论他在哪里,就算割断腿足,毁去双目,他也不会弃他的族人于不顾。
狐族曾因追随蚩尤而违逆天道,故而受此灭顶之灾。仅凭我与狐狸二人的力量,绝不可能与此抗衡。
但若是能劝得狐狸说服他的族人与龙族结邻,得到了龙族庇护的狐族,或许能够避免这一场劫难。
为此,我竭力劝说狐狸,费尽心血取得狐族长老的信任,得到龙族的许可。
没有穷尽的奔波。只想为所爱之人赢一个安逸的未来,本以为这次一定能得偿所愿。
却不想,让狐族中心怀不轨之徒以为有可乘之机,妄想窃取圣器,贪功冒进,更是违背了天道,引得天神愤怒。那场我所千方百计避免的劫难竟提前发生,害青丘无数无辜生灵幻灭,害我千番努力付之东流。
漫天灰烟,遍地残花,亦与曾经无数次经历的景象别无二致。
枉我所生执念焚为奢望。

毫无顾忌的挥霍着自己的灵力,除了一而再而三的尝试,我全无指望。

也许,我该狠心下来,他若要走,我便不放,直到他忘记过去,忘记仇恨。他是否就能一直留在我的身边?

我不知道时间如何流逝,是一天,一个月,还是多久。我听到狐狸辗转的怒骂,拍打房门的声音,最后渐渐化为冷默与死寂。
门那边是他的绝望,这边更是我的绝望。我已再无办法,双手缓缓抚上由我亲手设下的封印。
刹那,凛冽的剑锋挟着风声袭来,划破了胸前的银甲,那块曾属于狐狸的玉佩应声落地。
我的心也随之跌到了谷底。整个世界开始在我眼前破碎,只有耳边不停的回响着玉石碎裂的声音,亦或是其他。我知道,即使留住了他,也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我会情愿看到他身不由己的样子吗?
他不属于牢笼,即使是在我的身边。
“你走吧。”
你属于天涯。
我背过身去,再看不下去他绝望的眼神,只
任凭黑暗将我吞噬。


为什么?
凭什么?
我无数次的试图改写我们的命运,结局都是无为而终,阴阳相隔。
我无数次的目睹他无望的眼眸,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我。或是满身是血的倒在我怀里,或是转身消失在我的视线中,留下仇恨和一地寂寥。
无论怎么做,我似乎都只能处在一个旁观者的地位上,我的狐狸却在生死劫难之间颠沛流离,我束手无策。
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误?

父王曾想开解我:“天命已定,你又何必如此执念。相忘于江湖,未尝不是一种解脱。”
然而,我的狐狸痛失故土,孑然一身背井离乡;他的白龙痛失所爱,高处不胜寒。
如此,这就是解脱么?

我一生所行之事,所走之路,从不愿按照既定的轨迹,更不愿被束缚。
我曾可以留在皇都,在父王的庇护下安稳生活,但我既不愿意卖弄权谋,也不愿意委身于冗杂的礼数,便在成年以后主动请命离开皇都,到边境做一名将领。纵使要时常面临紧迫的战事,亦曾有所见闻,立下赫赫战功,结识了不少挚友。还有,我的狐狸,闲暇之时,我们亦曾同游山水,并肩而行。
功名利禄,安享荣华,从来就不是我所为之留恋的。还是我身在天都太久,让这无情之地蒙蔽了我太久,以至于忘了自己真正所想?
明明知晓他的愿望,却一再默然忽视;明明了然他的个性,却曾强迫他背道而行。这样的我,无论曾多少次打破未来,又如何能许愿他回到我的身边。
是我,忘了他的样子,更忘了我自己本该有的样子。

任凭我荒废的时日已经不多了。我可以感觉得到。
这一次,我心里已经有了决意。
而我韩信所决定的事情,不会有改变。

—-


脚下是幽蓝的法阵,再一次驱动灵力打开这个通向过去的通道,我几乎能想象到那个我日夜思念的身影,携着风尘,带着无人能够践踏的骄傲,却含情脉脉,眉眼如初。
那是我心中最企盼的幻梦。
当我踏出这一步的时候,感觉彻骨的风卷起我整个身体,我就这么向下坠去,穿越层层混沌与迷雾。之前的种种忧虑、彷徨,此刻终于云开雾散。
纵是深渊,义无反顾。


越过残垣,踏过碎木,在同样的地方找到那块被遗留下来的玉佩,抹尽上面的灰尘,将它揣在怀里。它的主人显然还没有遗弃这个信物太久,清冷的玉佩上残留着一丝温热。

还有机会。

我放出神识笼罩这片故土,果不其然,感受到了一丝悲伤而警戒的气息。
拨开令人窒息的烟雾,残血的夕阳下,他步履匆匆,有些狼狈的想要离开。
他同样能够感受到我的存在,这么多年以来,我们早就有了这样的默契。我不愿去强迫他,他更不愿束缚我。
但我不可能再一次看着他的身影消逝。

我曾在心中咀嚼过千万遍他的名字,如今脱口而出:
“狐狸。”
不需要再有任何顾虑。
他仍然被震惊遏住了脚步。但很快,他便转过身来,紫袍微扬,剑锋凝着寒光,眉眼间披上一层冷峻。
是青丘的少主,青莲剑法的传人,我的狐狸,李白,我的恋人,他在我心中是一方软玉,无限温情,但他有护佑族人一世周全的责任。该坚决的时候,他从不犹豫。

剑心傲骨,诗酒侠肠,是他永世的精魂。

他此刻一定在想,就是我的族人,害他故土沦陷,害他青丘生灵幻灭。在他心里,一定是恨死了我。
曾经携手,如今已是陌路。
刀刃下崩塌的情谊,如何才能够修补?
“白龙,我一族人的性命都在你族人的手上。你若此刻阻我,莫要以为,我战不过你。”
“我今日前来,并非是要与你刀剑相向。青丘之事我此前并未得知。亦未伤你族人一分一毫。”
“即便你是刚刚得知,现在前来,又有什么用处,你我之间的缘,早就断了。我们之间,从此以后也再无瓜葛。”
“青丘之事,我能做的不多。但你我之缘,我不可能轻易让他断绝。”
“说的轻松,你身处天都,享尽荣华,而我无非是所谓罪孽的妖狐,从今以后,也要漂泊一生,你又能做什么?”言罢,他脸上浮现一抹自嘲的笑意,扬起的嘴角是满满的苦涩。

我忽然想起,狐狸曾问过我愿不愿意同他离开,回青丘,去凡尘,那时他的语气那么小心翼翼,却充满期待。
而我的犹豫,我的言不由衷,落在他心里,恐怕早就凉了他的心吧。
我踟蹰了太久,失去他的那一刻,我才如坠深渊。
狐狸,无论如何,终究是我有负于你。

“你去哪里,我都同你走。”

“我知你恨我,哪怕你从此以后再不同我讲一句话,再不看我一眼,我也不会放你一人离去了。”

他竭力维持冷静,眼中却已是大惊。
“ 痴人说梦,你莫再纠缠....”
他还欲反驳,我却嗅出一丝属于龙族的危险气息,果然在废弃的宫殿后,看到了一个身着华色长袍的身影,一股强劲的龙炎呼啸着直袭狐狸的背后。
龙吟枪此刻并未在我身上,我只好尽力将灵力汇聚在掌心,反手劈出一道银光接住了龙炎,直将那人震得飞出数丈,之后便化成一条白龙逃之夭夭,想必已经元气大伤。两股灵力的冲击甚至移平了附近的废墟,只剩下滚烫的焦土。

所谓命运的戏谑。无论多少次,他都没能逃过这场劫。
但没关系。
这一次,你的白龙陪你受了。
我吃力的将狐狸护在身后的一片阴影之中,混乱的气在我受伤的丹田中翻滚。

灼人烈焰,怎敌我当时心中刺骨严寒。

一股熟悉的灵力遍布我的全身,清凉而安稳,这种感觉让我几乎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“你怎会?”狐狸几乎是咬着牙吐出这句话。
他极少露出这样脆弱的神态,悲伤、不解,悔恨、震惊的神色交织在他眸中,此刻的他究竟怀着多复杂的情绪在忍耐,都掩饰不住他泛红的眼眶,眼泪如潮水般难以抑制,映着他紫瞳濯濯,像极了青丘故里永绽的桃花。
我愿永世沉溺其中。
“别哭,狐狸,”
他抓着我的手不肯放松,保留着形态的爪子毛茸茸的挠得我有些痒,但其实那力道大的几乎让我手臂绽开几道血痕,我却好想笑这只哭花脸的狐狸。明明刚才还那么冰冷绝情。
我一只手抚上他的脸,抹去他的泪水。
“哭什么。”
“听着,狐狸,带上我。”

疼痛在缓慢的流逝,我要做最后一件事。
经过刚才的战斗,我的灵力已经不足以维持此刻的化形了,却足以让我将自己封印在狐狸的元魂珠中。
正好。从一开始,我也打算这么做。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罢了。我甚至没有时间和狐狸解释这一切,但也不需要了,他会明白。
他是最懂我的人。

我看到一条条因为感受到我的气息,而紧张恐惧的灵魂。
无论这战输赢几何,我为胜者,我亦为输家。数万生灵的苦难,我韩信欠他们一个交代,更欠狐狸一个交代。
我不会伤害你们
我传达给它们这样的讯息。
直至感受到平静的气息在我身边流淌,仿佛四月春水,绵长而恒远,眼前是粼粼的波光,而我就这在这漫天花海之中沉沉的睡去了。

我踏尽轮回,也找不到一条能够给我们走下去的路。
但我向来不相信什么命数。
我只知道,从现在开始,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
--踏上远离故乡的道路,从此以后漂泊流浪,羁旅天涯的青丘狐狸,唯有诗酒相伴,以及腰间的元魂珠。在一团团紫色的元魂中,有一个无比温暖的皎白的存在,就像那个人无论何时都向着他的狐狸敞开的怀抱。--


你注定得此一劫,
而我注定要同你远走高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相信我这不是个BE

应该会有一篇狐狸视角,本篇没有解释完的事情将在下一篇解释

希望大家喜欢💕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